春早

禹景龙 发表于 2013-03-27 01:59:00 | 只看该作者
1 401
  春早


  早上的时间是匆忙的,也是短暂和保贵的。像诗里说的,一年之际在于春,一春之际在于晨。春天的早上,睡眠总是那么的沉,那么的多,每每睁开眼睛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已是明朗一片,这也不全是白昼变长黑夜变短的缘故,是心里总是贪着多睡一刻再多睡一刻的懒散。
  早上的忙碌像是在打仗,有时还会有浓浓的火药味。为谁而战?和平年代的幸福,是需要好好珍惜的。而孩子们却是不懂的,尢其是一年级的小学生。你这边给他讲的激情豪迈,他那边听的专心致致,只是一顿饭工夫,他就全忘光了。
  至少儿子是这样的。早点买回来摆在了饭桌上,儿子在一旁磨磨蹭蹭的找昨天的玩具,整个的心思和人全在那些玩具上了。说的多了,全当做耳旁风似的习惯了。无奈,只有用行动制止他。勉强吃了几口包子,后面幼儿园开始放歌了,儿子这边开始着急了。又是找书包,又是让给糸红领巾的。其实书包就放在沙发上,红领巾在家里到处可见,随便找来就能拿出十几条来。全是丢三拉四的儿子在学校小商店里买来的。孩子的红领巾,系在脖子上,怎会挨着吃饭的错,每次儿子放学回来,见那红领巾角总是脏的,像是沾了饭的汤汁,每次洗衣服时,总要把儿子的红领巾先洗了。
  钟面上的分钟已指身五,时针停在了七的位置。学校是七点四十到校的,儿子圆嘟嘟的小脸上,眉头皱成了镰刀状,说肚子疼。我看了看早餐,儿子今天吃了一个包子,还有半杯粥,真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。这小子一定是吃太饱撑着了。我指着卫生间,让儿子去蹲会儿。
  卫生间里马桶的对面,在两张塑料小凳子上,堆满了书。有我看的文摘刊物,有女儿看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《快乐日记》,翻书仿佛成了我们进卫生间的一种习惯。儿子在叫我,要我把《淘气包马小跳》递给他。我看着不停运行的秒针,那咔巴咔巴的声音在空气里紧张的回荡,与儿子争了一会儿,还是行不通,最终把那本新买来的马小跳的书递给了儿子。又是五分钟过去了,对于我这个急性子的人来说,直的是一种要命的拆磨。 终于忍无可忍,我走过去,拿了他的书,小家伙也才算收了心的认真起来了。
  门边是我下楼时准备要扔的垃圾。我是每天八点一刻出门。因为学校离家近的缘由,我很少送孩子上学,即使是某天,闲着无事,想去送送他,却也被儿子拒绝。所以就算是要迟到了,儿子也不会央我去。儿子问我,要把垃圾扔到楼下吗?我说:你快走吧,扔垃圾是大人的事,别迟到了受老师的罚。儿子背着书包掂起那袋垃圾,很果断的下楼了。我走到南边阳台的窗前,看着儿子把垃圾甩进比他还要高的垃圾筒里,然后是平平稳稳的向东面的小区大门的方向走去。因为没有楼层的遮挡,我目送着儿子的身影一点点的渐行渐远,却分明感觉到鼻子热热的,那种炽热的气息,是来自于儿子生活的小处。同样是孩子,相隔两岁的女儿,却从没有让我有过心头一热的感动,婆婆说过,三岁看老,我也一直用她这句古话来检验着两个孩子在生活中的言行。
  春日的早晨,小区里是静悄悄的。那些停放一片或一排的汽车,早被它们勤快的主人开去了应去的地方。两排楼房的前后,各有辟出的五米的绿化带,绿化树种中,最多的是樱桃和红叶李,偶有几棵无花果、枣树、花椒、枇杷间或夹在其中,也不失为一种混搭的美景。两边的红叶李,花开到凋谢的份上,那粉白的小花,随儿子小小的身影一点点的拉远,末了只看到点缀在天际茫茫一片的白。
  不知道是儿子的小或是什么缘故,但他小小心里暗藏着的真诚和善良,常常在不经意间把我感动的一败涂地。没有先兆的给我打洗脚水;出门时嘱咐我好好吃饭,照顾好自已;外出回来后,抢着帮我把东西往楼上背;接他放学,从不让我替他拿书包……这些话和行动,在家里从没有人教他。重男轻女的婆婆平时因为儿子小,一味的娇宠溺爱他,顺耳话说了一堆一堆的,五岁了还用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喂饭……我实在是看不下去,躲在一边眼不见为净,婆婆说我偏爱女儿心里没有儿子。虽然婆婆现在不在身边,我却还是很感激她,当初是她逼着我非再要一个男孩。多年的操劳已成了习惯,看着儿子一天天的成长,一天天的懂事,一天天的努力向上,心里很是释然,也很是幸福了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沙发
发表于 2013-03-27 02:24:00 | 只看该作者
  儿女双全,幸福啊。
上一页1下一页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加入我们,

发现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册

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,则可

英才交易论坛

© 2017-2018 51cnc.net

返回顶部